中国彝族网

搜索
中国彝族网 首页 民族文学 散文/诗歌 查看内容

<色戒>中的情欲膨胀,没能在中国释放

2008-11-28 15:30| 发布者: 吉乃| 查看: 1014| 评论: 1

<色戒>中的情欲膨胀,没能在中国释放
爱玲一贯的决绝与残酷。

    说到底张爱玲对男人从来都不信任,也从不抱任何希望。也许作为男人,易先生留下了一丝悲伤。这段不是爱情的爱情是凄厉的,是残缺的,但同时给它画上了相对圆满的句号。

    一枚戒指,是易先生和王佳芝间的爱情见证;一枚戒指,王佳芝将自己推向了不归路;一枚戒指,让王佳芝表达出一直不敢表达的爱情。

    我不明白,为什么易先生飞奔到车上逃命的时候不拉上王佳芝的手,毕竟是王佳芝救了他的性命。也许,在那种情况下,哪怕是再多一个眨眼的动作都有可能丢了性命,不顾一切的奔跑才是正常的求生本能。

    如果我就是王佳芝,我也会爱上易先生,但是我在拿到戒指的那一刻说的不会是“走吧!”我会对易先生说:“带我一起走吧!”如果可以拉着手一起跑,结局会是怎样?!

    色无边,戒无法。无论是谈《色,戒》,还是拍《色,戒》,情欲是个无法回避的话题,所以尽管是常规性地被剪掉13分钟,情欲戏还是毫不逊色地成为人们讨论的主题。有人呼可惜了,李安的这次迸发性的展示因为这13分钟的缺失崦没能了在中国爆发,也有人发自内心地说:剪一剪让《色,戒》更有了健康性和艺术性。然而,这样的一部电影,其要说的,能说的,远非那13分钟那么肤浅,一部电影的厉害,并不在于床戏那么简单。性向来是中国人禁忌。如果说色是感性,戒是理性,李安破“戒”,让一个特务头子完全失去职业上的和专业上的警惕,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同样地,这个爱国的女大学生,床笫之欢让她的感性战胜了理性而决非一枚六克拉的钻石,也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人。色,人之本性也就是了。所谓情与欲,在达至极致时,也就是为什么有些穷凶极恶者也会有知音有知心!?《色戒》的情爱场面以“原始野性的喷发”,让观众获得与其它情色电影,截然不同的情欲观感。男主角是从小在寺庙中长大,并且曾隔绝人间烟火在山洞、密室中独自修炼三年多,长大成20岁的壮年男子,从没有接触过“情欲”的诱惑。女主角是农庄主的美丽女儿,从小家规森严、虽被男子爱慕,最疯狂的那部分“情欲”却被压抑了。—直到男女主角的一次相遇,两人在对方的眼神中找到了那个宣泄一切被压抑的“情欲”的出口,于是,一段“烈欲狂爱”由此开始。

    不说了,想看的网友们可在网上找,我可不敢给出网址!以上所谈都已经冒进了!

 以下是一个〈后色戒时代〉的介绍片子。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张爱玲小说《色·戒》

  作者:张爱玲

  麻将桌上白天也开着强光灯,洗牌的时候一只只钻戒光芒四射。白桌布四角缚在桌腿上,绷紧了越发一片雪白,白得耀眼。酷烈的光与影更托出佳芝的胸前丘壑,一张脸也经得

起无情的当头照射。稍嫌尖窄的额,发脚也参差不齐,不知道怎么倒给那秀丽的六角脸更添了几分秀气。脸上淡妆,只有两片精工雕琢的薄嘴唇涂得亮汪汪的,娇红欲滴,云鬓蓬松往上扫,后发齐肩,光着手臂,电蓝水渍纹缎齐膝旗袍,小圆角衣领只半寸高,像洋服一样。领口一只别针,与碎钻镶蓝宝石的“纽扣”耳环成套。

  左右首两个太太穿着黑呢斗篷,翻领下露出一根沉重的金链条,双行横牵过去扣住领口。战时上海因为与外界隔绝,兴出一些本地的时装。沦陷区金子畸形的贵,这么粗的金锁链价值不赀,用来代替大衣纽扣,不村不俗,又可以穿在外面招摇过市,因此成为汪政府官太太的制服。也许还是受重庆的影响,觉得黑大氅最庄严大方。

  易太太是在自己家里,没穿她那件一口钟,也仍旧“坐如钟”,发福了,她跟佳芝是两年前在香港认识的。那时候夫妇俩跟着汪精卫从重庆出来,在香港耽搁了些时。跟汪精卫的人,曾仲鸣已经在河内被暗杀了,所以在香港都深居简出。

  易太太不免要添些东西。抗战后方与沦陷区都缺货,到了这购物的天堂,总不能入宝山空手回。经人介绍了这位麦太太陪她买东西,本地人内行,香港连大公司都要讨价还价的,不会讲广东话也吃亏。他们麦先生是进出口商,生意人喜欢结交官场,把易太太招待得无微不至。易太太十分感激。珍珠港事变后香港陷落,麦先生的生意停顿了,佳芝也跑起单帮来,贴补家用,带了些手表西药香水丝袜到上海来卖。易太太一定要留她住在他们家。

  “昨天我们到蜀腴去——麦太太没去过。”易太太告诉黑斗篷之一。

  “哦。”

  “马太太这有好几天没来了吧?”另一个黑斗篷说。

  牌声劈啪中,马太太只咕哝了一声“有个亲戚家有点事”。

  易太太笑道:“答应请客,赖不掉的。躲起来了。”

  佳芝疑心马太太是吃醋,因为自从她来了,一切以她为中心。

  “昨天是廖太太请客,这两天她一个人独赢,”易太太又告诉马太太。“碰见小李跟他太太,叫他们坐过来,小李说他们请的客还没到。我说廖太太请客难得的,你们好意思不赏光?刚巧碰上小李大请客,来了一大桌子人。坐不下添椅子,还是挤不下,廖太太坐在我背后。我说还是我叫的条子漂亮!

  她说老都老了,还吃我的豆腐。我说麻婆豆腐是要老豆腐嘛!

  嗳哟,都笑死了!笑得麻婆白麻子都红了。”

  大家都笑。

  “是哪个说的?那回易先生过生日,不是就说麻姑献寿哩!”马太太说。

  易太太还在向马太太报道这两天的新闻,易先生进来了,跟三个女客点头招呼。

  “你们今天上场子早。”

  他站在他太太背后看牌。房间那头整个一面墙上都挂着土黄厚呢窗帘,上面印有特大的砖红凤尾草图案,一根根横斜着也有一人高。周佛海家里有,所以他们也有。西方最近兴出来的假落地大窗的窗帘,在战时上海因为舶来品窗帘料子缺货,这样整大匹用上去,又还要对花,确是豪举。人像映在那大人国的凤尾草上,更显得他矮小。穿着灰色西装,生得苍白清秀,前面头发微秃,褪出一只奇长的花尖;鼻子长长的,有点“鼠相”,据说也是主贵的。

  “马太太你这只几克拉——三克拉?前天那品芬又来过了,有只五克拉的,光头还不及

  你这只。”易太太说。

  马太太道:“都说品芬的东西比外头店家好嘛!”

  易太太道:“掮客送上门来,不过好在方便,又可以留着多看两天。品芬的东西有时候倒是外头没有的。上次那只火油钻,不肯买给我。”说着白了易先生一眼。“现在该要多少钱了?火油钻没毛病的,涨到十几两、几十两金子一克拉,品芬还说火油钻粉红钻都是有价无市。”

  易先生笑道:“你那只火油钻十几克拉,又不是鸽子蛋,‘钻石’墨,也是石头,戴在手上牌都打不动了。

  牌桌上的确是戒指展览会,佳芝想。只有她没有钻戒,戴来戴去这只翡翠的,早知不戴了,叫人见笑——正眼都看不得她。

  易太太道:“不买还要听你这些话!”说着打出一张五筒,马太太对面的黑斗篷啪啦摊下牌来,顿时一片笑叹怨尤声,方剪断话锋。

  大家算胡子,易先生乘乱里向佳芝把下颏朝门口略偏了偏。

  她立即瞥了两个黑斗篷一眼,还好,不像有人注意到。她赔出筹码,拿起茶杯来喝了一口,忽道:“该死我这记性!约了三点钟谈生意,会忘得干干净净。怎么办,易先生先替我打两圈,马上回来。”

  易太太叫将起来道:“不行!哪有这样的?早又不说,不作兴的。”

  “我还正想着手风转了。”刚胡了一牌的黑斗篷呻吟着说。

  “除非找廖太太来。去打个电话给廖太太。”易太太又向佳芝道:“等来了再走。”

  “易先生替我打着。”佳芝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了,约了个掮客吃咖啡。”

  “我今天有点事,过天陪你们打通宵。”易先生说。

  “这王佳芝最坏了!”易太太喜欢连名带姓叫她王佳芝,像同学的称呼。“这回非要罚你。请客请客!”

  “哪有行客请坐客的?”马太太说。“麦太太到上海来是客。”

  “易太太都说了。要你护着!”另一个黑斗篷说。

  她们取笑凑趣也要留神,虽然易太太的年纪做她母亲绰绰有余,她们从来不说认干女儿的话。在易太太这年纪,正有点摇摆不定,又要像老太太们喜欢有年青漂亮的女性簇拥的众星捧月一般,又要吃醋。

  “好好,今天晚上请客,”佳芝说。“易先生替我打着,不然晚上请客没有你。”

  “易先生帮帮忙,帮帮忙!三缺一伤阴骘的。先打着,马太太这就去打电话找搭子。”

  “我是真有点事,”说起正事,他马上声音一低,只咕哝了一声。“待会还有人来。”

  “我就知道易先生不会有工夫,”马太太说。

  是马太太话里有话,还是她神经过敏?佳芝心里想。看他笑嘻嘻的神气,也甚至于马太太这话还带点讨好的意味,知道他想人知道,恨不得要人家取笑他两句。也难说,再深沉的人,有时候也会得意忘形起来。

  这太危险了。今天再不成功,再拖下去要给易太太知道了。

  她还在跟易太太讨价还价,他已经走开了。她费尽唇舌才得脱身,回到自己卧室里,也没换衣服,匆匆收拾了一下,女佣已经来回说车在门口等着。她乘易家的汽车出去,吩咐司机开到一家咖啡馆,下了车便打发他回去。

  时间还早,咖啡馆没什么人,点着一对对杏子红百折绸罩壁灯,地方很大,都是小圆桌子,暗花细白麻布桌布,保守性的餐厅模样。她到柜台上去打电话,铃声响了四次就挂断了再打,怕柜台上的人觉得奇怪,喃喃说了声:“可会拨错了号码?”

  是约定的暗号。这次有人接听。

  “喂?”

  还好,是邝裕民的声音。就连这时候她也还有点怕是梁闰生,尽管他很识相,总让别人上前。

  “喂,二哥,”她用广东话说。“这两天家里都好?”

  “好,都好。你呢。”

  “我今天去买东西,不过时间没一定。”

  “好,没关系。反正我们等你。你现在在哪里?”

  “在霞飞路。”

  “好,那么就是这样了。”

  片刻的沉默。

  “那没什么了?”她的手冰冷,对乡音感到一丝温暖与依恋。

  “没什么了。”

  “马上就去也说不定。”

  “来得及,没问题。好,待会见。”

  她挂断了,出来叫三轮车。

  今天要是不成功,可真不能再在易家住下去了,这些太太们在旁边虎视眈眈的。也许应当一搭上他就找个什么借口搬出来,他可以拨个公寓给她住,上两次就是在公寓见面,两次地方不同,都是英美人的房子,主人进了集中营。但是那反而更难下手了——知道他什么时候来?要来也是忽然从天而降,不然预先约定也会临时有事,来不成。打电话给他又难,他太太看得紧,几个办公处大概都安插得有耳目。便没有,只要有人知道就会坏事,打小报告讨好他太太的人太多。

  不去找他,他甚至于可以一次都不来,据说这样的事也有过,公寓就算是临别赠品。他是实在诱惑太多,顾不过来,一个眼不见,就会丢在脑后。还非得钉着他,简直需要提溜着两只乳房在他跟前晃。

  “两年前也还没有这样哩,”他拥着吻着她的时候轻声说。

  他头偎在她胸前,没看见她脸上一红。

  就连现在想起来,也还像给针扎了一下,马上看见那些人可憎的眼光打量着她,带着点会心的微笑,连邝裕民在内。

  只有梁闰生佯佯不睬,装作没注意她这两年胸部越来越高。演过不止一回的一小场戏,一出现在眼前立刻被她赶走了。

  到公共租界很有一截子路。三轮车踏到静安寺路西摩路口,她叫在路角一家小咖啡馆前停下。万一他的车先到,看看路边,只有再过去点停着个木炭汽车。

  这家大概主要靠门市外卖,只装着寥寥几个卡位,虽然阴暗,情调毫无。靠里有个冷气玻璃柜台装着各色西点,后面一个狭小的甬道灯点得雪亮,照出里面的墙壁下半截漆成咖啡色,亮晶晶的凸凹不平;一只小 冰箱旁边挂着白号衣,上面近房顶成排挂着西崽脱换下来的线呢长夹袍,估衣铺一般。

  她听他说,这是天津起士林的一号西崽出来开的。想必他拣中这一家就是为了不会碰见熟人,又门临交通要道,真是碰见人也没关系,不比偏僻的地段使人疑心,像是有瞒人的事。

  面前一杯咖啡已经冰凉了,车子还没来。上次接了她去,又还在公寓里等了快一个钟头他才到。说中国人不守时刻,到了官场才登峰造极了。再照这样等下去,去买东西店都要打烊了。

  是他自己说的:“我们今天值得纪念。这要买个戒指,你自己拣。今天晚了,不然我陪你去。”那是第一次在外面见面。

  第二次时间更逼促,就没提起。当然不会就此算了,但是如果今天没想起来,倒要她去绕着弯子提醒他,岂不太失身份,煞风景?换了另一个男人,当然是这情形。他这样的老奸巨滑,决不会认为她这么个少奶奶会看上一个四五十岁的矮子。

  不是为钱反而可疑。而且首饰向来是女太太们的一个弱点。她不是出来跑单帮吗,顺便捞点外快也在情理之中。他自己是搞特工的,不起疑也都狡兔三窟,务必叫人捉摸不定。她需要取信于他,因为迄今是在他指定的地点会面,现在要他同去她指定的地方。

  上次车子来接她,倒是准时到的。今天等这么久,想必是他自己来接。倒也好,不然在公寓里见面,一到了那里,再出来就又难了。除非本来预备在那里吃晚饭,闹到半夜才走——但是就连第一次也没在那里吃饭。自然要多耽搁一会,出去了就不回来了。怕店打烊,要急死人了,又不能催他快着点,像妓女一样。

  她取出粉镜子来照了照,补了点粉。迟到也不一定是他自己来。还不是新鲜劲一过,不拿她当桩事了。今天不成功,以后也许不会再有机会了。

  她又看了看表。一种失败的预感,像丝袜上一道裂痕、阴凉地在腿肚子上悄悄往上爬。

  斜对面卡位上有个中装男子很注意她。也是一个人,在那里看报。比她来得早,不会是跟踪她。估量不出她是什么路道?戴的首饰是不是真的?不大像舞女,要是演电影话剧的,又不面熟。

  她倒是演过戏,现在也还是在台上卖命,不过没人知道,出不了名。

  在学校里演的也都是慷慨激昂的爱国历史剧。广州沦陷前,岭大搬到香港,也还公演过一次,上座居然还不坏。下了台她兴奋得松弛不下来,大家吃了宵夜才散,她还不肯回去,与两个女同学乘双层电车游车河。楼上乘客稀少,车身摇摇晃晃在宽阔的街心走,窗外黑暗中霓虹灯的广告,像酒后的凉风一样醉人。

  借港大的教室上课,上课下课挤得黑压压的挨挨蹭蹭,半天才通过,十分不便,不免有寄人篱下之感。香港一般人对国事漠不关心的态度也使人愤慨。虽然同学多数家在省城,非常近便,也有流亡学生的心情。有这么几个最谈得来的就形成了一个小集团。汪精卫一行人到了香港,汪夫妇俩与陈公博等都是广东人,有个副官与邝裕民是小同乡。邝裕民去找他,一拉交情,打听到不少消息。回来大家七嘴八舌,定下一条美人计,由一个女生去接近易太太——不能说是学生,大都是学生最激烈,他们有戒心。生意人家的少奶奶还差不多,尤其在香港,没有国家思想。这角色当然由学校剧团的当家花旦担任。

  几个人里面只有黄磊家里有钱,所以是他奔走筹款,租房子,借车子,借行头。只有他会开车,因此由他充当司机。

  欧阳灵文做麦先生。邝裕民算是表弟,陪着表嫂,第一次由那副官带他们去接易太太出来买东西。邝裕民就没下车,车子先送他与副官各自回家——副官坐在前座——再开她们俩到中环。

  易先生她见过几次,都不过点头招呼。这天第一次坐下来一桌打牌,她知道他不是不注意她,不过不敢冒昧。她自从十二三岁就有人追求,她有数。虽然他这时期十分小心谨慎,也实在别狠了,蛰居无聊,心事重,又无法排遣,连酒都不敢喝,防汪公馆随时要找他有事。共事的两对夫妇合赁了一幢旧楼,至多关起门来打打小 麻将

  牌桌上提起易太太替他买的好几套西装料子,预备先做两套。佳芝介绍一家服装店,是他们的熟裁缝。“不过现在是旺季,忙着做游客生意,能够一拖几个月,这样好了,易先生几时有空,易太太打个电话给我,我去带他来。老主顾了,他不好意思不赶一赶。”临走丢下她的电话号码,易先生乘他太太送她出去,一定会抄了去,过两天找个借口打电话来探探口气,在办公时间内,麦先生不在家的时候。

  那天晚上微雨,黄磊开车接她回来,一同上楼,大家都在等信。一次空前成功的演出,下了台还没下装,自己都觉得顾盼间光艳照人。她舍不得他们走,恨不得再到那里去。已经下半夜了,邝裕民他们又不跳舞,找那种通宵营业的小馆子去吃及第粥也好,在毛毛雨里老远一路走回来,疯到天亮。

  但是大家计议过一阵之后,都沉默下来了,偶尔有一两个人悄声叽咕两句,有时候噗嗤一笑。

  那嗤笑声有点耳熟。这不是一天的事了,她知道他们早就背后讨论过。

  “听他们说,这些人里好像只有梁闰生一个人有性经验,”

  赖秀金告诉她。除她之外只有赖秀金一个女生。

  偏偏是梁闰生!

  当然是他。只有他嫖过。

  既然有牺牲的决心,就不能说不甘心便宜了他。

  今天晚上,浴在舞台照明的余辉里,连梁闰生都不十分讨厌了。大家仿佛看出来,一个个都溜了,就剩下梁闰生。于是戏继续演下去。

  也不止这一夜。但是接连几天易先生都没打电话来。她打电话给易太太,易太太没精打彩的,说这两天忙,不去买东西,过天再打电话来找她。

  是疑心了?发现老易有她的电话号码?还是得到了坏消息,日本方面的?折磨了她两星期之后,易太太欢天喜地打电话来辞行,十分抱歉走得匆忙,来不及见面了,兼邀她夫妇俩到上海来玩,多住些时畅叙一下,还要带他们到南京去游览。想必总是回南京组织政府的计划一度搁浅,所以前一向销声匿迹起来。

  黄磊拖了一屁股的债。家里听见说他在香港跟一个舞女赁屋同居了,又断绝了他的接济,狼狈万分。

  她与梁闰生之间早就已经很僵。大家都知道她是懊悔了,也都躲着她,在一起商量的时候都不正眼看她。

  “我傻。反正就是我傻,”她对自己说。

  也甚至于这次大家起哄捧她出马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别具用心了。

  她不但对梁闰生要避嫌疑,跟他们这一伙人都疏远了,总觉得他们用好奇的异样的眼光看她。珍珠港事变后,海路一通,都转学到上海去了。同是沦陷区,上海还有书可念。她没跟他们一块走,在上海也没有来往。

  有很久她都不确定有没有染上什么脏病。

  在上海,倒给他们跟一个地下工作者搭上了线。一个姓吴的——想必也不是真姓吴——一听他们有这样宝贵的一条路子,当然极力鼓励他们进行。他们只好又来找她,她也义不容辞。

  事实是,每次跟老易在一起都像洗了个热水澡,把积郁都冲掉了,因为一切都有了个目的。

  这咖啡馆门口想必有人望风,看见他在汽车里,就会去通知一切提前。刚才来的时候倒没看见有人在附近逗留。横街对面的平安戏院最理想了,廊柱下的阴影中有掩蔽,戏院门口等人又名正言顺,不过门前的场地太空旷,距离太远,看不清楚汽车里的人。

  有个送货的单车,停在隔壁外国人开的皮货店门口,仿佛车坏了,在检视修理。剃小平头,约有三十来岁,低着头,看不清楚,但显然不是熟人。她觉得不会是接应的车子。有些话他们不告诉她她也不问,但是听上去还是他们原班人马。——有那个吴帮忙,也说不定搞得到汽车。那辆出差汽车要是还停在那里,也许就是接应的,司机那就是黄磊了。她刚才来的时候车子背对着她,看不见司机。

  吴大概还是不大信任他们,怕他们太嫩,会出乱子带累人。他不见得一个人单枪匹马在上海,但是始终就是他一个人跟邝裕民联络。

  许了吸收他们进组织。大概这次算是个考验。

  “他们都是差不多枪口贴在人身上开枪的,哪像电影里隔得老远瞄准。”邝裕民有一次笑着告诉她。

  大概也是叫她安心的话,不会乱枪之下殃及池鱼,不打死也成了残废,还不如死了。

  这时候到临头,又是一种滋味。

  上场慌,一上去就好了。

  等最难熬。男人还可以抽烟。虚飘飘空捞捞的,简直不知道身在何所。她打开手提袋,取出一瓶香水,玻璃瓶塞连着一根小玻璃棍子,蘸了香水在耳垂背后一抹。微凉有棱,一片空茫中只有这点接触。再抹那边耳朵底下,半晌才闻见短短一缕栀子花香。

  脱下大衣,肘弯里面也搽了香水,还没来得及再穿上,隔着橱窗里的白色三层结婚 蛋糕木制模型,已见一辆汽车开过来,一望而知是他的车,背后没驮着那不雅观的烧木炭的板箱。

  她捡起大衣手提袋,挽在臂上走出去。司机已经下车代开车门。易先生坐在靠里那边。

  “来晚了,来晚了!”他哈着腰喃喃说着,作为道歉。

  她只看了他一眼。上了车,司机回到前座,他告诉他“福开森路”。那是他们上次去的公寓。

  “先到这儿有爿店,”她低声向他说,“我耳环上掉了颗小钻,要拿去修。就在这儿,不然刚才走走过去就是了,又怕你来了找不到人,坐那儿傻等,等这半天。”

  他笑道:“对不起对不起,今天真来晚了——已经出来了,又来了两个人,又不能不见。”说着便探身向司机道:“先回到刚才那儿。”早开过了一条街。

  她噘着嘴喃喃说道:“见一面这么麻烦,住你们那儿又一句话都不能说——我回香港去了,托你买张好点的船票总行?”

  “要回去了?想小麦了?”

  “什么小麦大麦,还要提这个人——气都气死了!”

  她说过她是报复丈夫玩舞女。

  一坐定下来,他就抱着胳膊,一只肘弯正抵在她乳房最肥满的南半球外缘。这是他的惯技,表面上端坐,暗中却在蚀骨销魂,一阵阵麻上来。

  她一扭身伏在车窗上往外看,免得又开过了。车到下一个十字路口方才大转弯折回。又一个U形大转弯,从义利饼干行过街到平安戏院,全市唯一的一个清洁的二轮电影院,灰红暗黄二色砖砌的门面,有一种针织粗呢的温暖感,整个建筑圆圆的朝里凹,成为一钩新月切过路角,门前十分宽敞。对面就是刚才那家凯司令咖啡馆,然后西伯利亚皮货店,绿屋夫人时装店,并排两家四个大橱窗,华贵的木制模特儿在霓虹灯后摆出各种姿态。隔壁一家小店一比更不起眼,橱窗里空无一物,招牌上虽有英文“珠宝商”字样,也看不出是珠宝店。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吉乃 2009-4-26 17:00
《色戒》之色 作者:蒋志聪( 吉乃) 最近以来在网络上传播最多的信息是有关<色戒>的种种议论和的说法!我一样是个好奇之人,为此在网上找寻<色戒>的种种评论和片子,看过后想说点什么,但多日来都没有说出来,因为我怕这个话题,中国人都怕谈"性“,我们彝人更是不谈性的。可这几天来是彝族年放假,在上班之余的上网时间更多,所以还是想谈谈这个不能谈论的<色戒>! 色是人们的野心,是人的情感表现,一切色相只可意会而不能谈;戒,是我们彝人做的最多的,放个“屁”都是要戒的,因为历史上有过有兄妹在一起时放个“屁”而造成妹妹吊死的事件,所以说彝人是不能谈论“色”的,更不要说是谈”性“了。 《色,戒》之所以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擒狮”还在其次,更主要的是,美国人给它颁了个nc-17(17岁以下不宜)。国内发行,电影删了13分钟的内容更是让人想看看了。对此,有人不满,认为审查机构低估了人民群众鉴别美丑的能力。对这种说法,我不苟同。我个人感觉,《色,戒》的确是激进了。 世界各国,因历史文化传统不同,对电影里性描写的宽容程度本就不同,其中,欧洲最宽松,美国次之。《色,戒》是因为美国给他评了17风以下不宜后开始火的;偏偏在大岛渚的祖国——日本,导演本人因猥亵罪被起诉到东京地方法院。从这个角度说,《色,戒》的激进在美国都已经冒尖了,更别说东方。在我们彝族地区是更不能上影院的了。在东方社会内部,华人对性的态度又更趋保守。避讳的心态,让性成为公开场合禁忌的话题,而越是禁忌,就越要打擦边球。于是,正确审美观没有渠道得到探讨,低俗的趣味长期占据市场。一见到裸露,就难免条件反射到低俗话题——恶性循环而已。 再说中国。因为没有分级制,电影里几乎没有出现过正面表现性的画面。所以,别说是未成年人,就算是成年人,说我们比港台观众审美能力更加成熟,都没有说服力。远的不说,就说《满城尽带黄金甲》,只不过宫女们把抹胸扎紧了点,还不一样风风雨雨成了网络上的满城话题?这样的心态,说能用平常心去对待全本的《色,戒》?我看---悬!就如人体摄影,有人看她是艺术,可有的人看是黄色。我记得我读高中时有一同学就为了一张”三点“着装的美女图片而被学校开除,现在想来都好笑!可那就是真实的历史阿,今天能放影删节后的《色,戒》算是不错的进步了。 中国电影能不能展现人体,能不能表达性?我想,世界电影发展的历史已经给了肯定的答案。但在中国要慢慢来,相信有一天我们一样能看到全本的《色,戒》!这是个节奏问题,不能着急,急了也没有意义。不信?就拿《色,戒》来说吧,如果真的一刀不剪,我相信观众肯定会增加很多,但是你如果拉住个半大小子,问他看出点什么感想,估计除了看到激动时候咽下去的那点口水,他就什么也吐不出来了。 文艺作品的价值体现,有时候除了看作品本身外,也应顾及到它所在时代、地域受众的普遍欣赏能力。李安不是用“剥洋葱”来形容其对性的表述么。其实,洋葱剥得太快,人的第一反应并不是仔细观察,而是迅速捂上眼睛。以下是电影《色,戒》的剧情介绍,在网上很好找到的。 《色,戒》是根据张爱玲的同名小说改编的,故事发生在二战期间各股力量交织混杂的上海,一个女学生王佳芝(汤唯饰演)因为各种机缘成为了一个女特工,为完成刺杀易先生(梁朝伟饰)的任务接近他,但却陷入情网,不能自拔。虽然是间谍题材的电影,但是故事围绕在了王佳芝和易先生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情。 我并不是很赞同女主角王佳芝的做法,为了完成她自己都弄不太明白的政治任务,付出了自己的肉体,付出了真正的感情,结果还是一无所有,赔上了自己的性命,同时也连累了一群朋友。矛盾的是,我由衷地欣赏王佳芝敢于面对自己真正感情的那份勇气。当易先生在她身上一次又一次近乎粗鲁地发泄以证明自己的存在时,王佳芝似乎感受到这个男人对她的需要,她动摇了。但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她只想让事情尽快结束。 如果没有特殊政治背景,而是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也许王佳芝应该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易先生坐在王佳芝曾经睡过的床上,听着处决王佳芝的钟声敲响,他整个人抖了一下,看到他眼里含着的泪水,我感觉到易先生的不舍但又无奈表情。 张爱玲在她的小说中这样写着:“他们是原始的猎人与猎物的关系,虎与伥的关系,最终极的占有。她这一生是易先生的人,死是易先生的鬼。”张爱玲的小说结尾,易先生处决王佳芝之后,是洋洋得意的,这才是张爱玲一贯的决绝与残酷。 说到底张爱玲对男人从来都不信任,也从不抱任何希望。也许作为男人,易先生留下了一丝悲伤。这段不是爱情的爱情是凄厉的,是残缺的,但同时给它画上了相对圆满的句号。 一枚戒指,是易先生和王佳芝间的爱情见证;一枚戒指,王佳芝将自己推向了不归路;一枚戒指,让王佳芝表达出一直不敢表达的爱情。 我不明白,为什么易先生飞奔到车上逃命的时候不拉上王佳芝的手,毕竟是王佳芝救了他的性命。也许,在那种情况下,哪怕是再多一个眨眼的动作都有可能丢了性命,不顾一切的奔跑才是正常的求生本能。 如果我就是王佳芝,我也会爱上易先生,但是我在拿到戒指的那一刻说的不会是“走吧!”我会对易先生说:“带我一起走吧!”如果可以拉着手一起跑,结局会是怎样?! 色无边,戒无法。无论是谈《色,戒》,还是拍《色,戒》,情欲是个无法回避的话题,所以尽管是常规性地被剪掉13分钟,情欲戏还是毫不逊色地成为人们讨论的主题。有人呼可惜了,李安的这次迸发性的展示因为这13分钟的缺失崦没能了在中国爆发,也有人发自内心地说:剪一剪让《色,戒》更有了健康性和艺术性。然而,这样的一部电影,其要说的,能说的,远非那13分钟那么肤浅,一部电影的厉害,并不在于床戏那么简单。性向来是中国人禁忌。如果说色是感性,戒是理性,李安破“戒”,让一个特务头子完全失去职业上的和专业上的警惕,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同样地,这个爱国的女大学生,床笫之欢让她的感性战胜了理性而决非一枚六克拉的钻石,也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人。色,人之本性也就是了。所谓情与欲,在达至极致时,也就是为什么有些穷凶极恶者也会有知音有知心!?《色戒》的情爱场面以“原始野性的喷发”,让观众获得与其它情色电影,截然不同的情欲观感。男主角是从小在寺庙中长大,并且曾隔绝人间烟火在山洞、密室中独自修炼三年多,长大成20岁的壮年男子,从没有接触过“情欲”的诱惑。女主角是农庄主的美丽女儿,从小家规森严、虽被男子爱慕,最疯狂的那部分“情欲”却被压抑了。—直到男女主角的一次相遇,两人在对方的眼神中找到了那个宣泄一切被压抑的“情欲”的出口,于是,一段“烈欲狂爱”由此开始。 不说了,想看的网友们可在网上找,我可不敢给出网址!以上所谈都已经冒进了!

查看全部评论(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