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彝族网

搜索
中国彝族网 首页 民族文学 散文/诗歌 查看内容

我心静好岁月便静好:沙辉诗九首

2016-3-3 20:29| 发布者: 苏月飞阳| 查看: 879| 评论: 0|原作者: 沙辉|来自: 中国彝族网

摘要: 沙辉诗九首 沙辉 城  事 去年刚修的楼房矮了下去,也显老了 今年刚修完的楼房高上去了,也很新款 去年的城南往事被遗忘在了去年低矮的角落 今年的城北新事正在喧嚣尘上     (2014.1.26) ...
我心静好岁月便静好.jpg

沙辉诗九首

沙  辉

城  事

去年刚修的楼房矮了下去,也显老了
今年刚修完的楼房高上去了,也很新款

去年的城南往事被遗忘在了去年低矮的角落
今年的城北新事正在喧嚣尘上
    (2014.1.26)      
                        
我曾经活于天堂之下地狱之上的祖先就是我的神明

在天空的天空之上
绝对有神迹纵横
在大地的大地之下
或许有冤魂游荡

我们活在
夹在这二者之间的
烟火尘世
头抬得再高
也还抵达不了天堂
手伸得再长
也管不了阎王殿里的事

头上三尺有神明
我曾经活于这块天堂与地狱间的烟火尘世
的祖先
就是我如今的神明

天堂之下,地狱之上
我们活着
           (2014.1.18)

前世的你只在梦中

你是妖,为爱穿越了时空
以一朵莲的姿态,绽放自己
一颗爱的心。万世里
以佛座的禅意,试图化解纠结、缠绵
与禅宗也需费心思化解的生死恋心结
看破红尘只是一种掩饰,或者是接口
万世里你不能彻底解脱。因为你是不死不灭
的妖。你只有
让佛时时净洗你的冤孽
反反复复,永生永世

你是可怜的妖,化作佛座的形状
在人世与神界里往返,看人生过往
时时驱逐内心里亘古的孽障
前世里的一切,真的只在梦中
    (2012.5.26)

我心静好岁月便静好

让我经历一世沧桑,是
上苍——我的这个父亲,让我
走向成熟的最佳抉择
即便
岁月的足迹,历史的尘埃
在我心的大道
从不缺席

上苍啊,你知道
我是一个如此狂热地爱着
自我、他人和世界的暴徒

如果有一天,我的心
因经历了一世的沧桑而悠然淡定
我因一世沧桑的磨难而心如止水
上苍啊,我不怨你
我不怨你对我的如此
薄情寡义!
    (2014.7.10)

禅  语

我问佛
为什么我活得那么苦?
佛说,伸出手来!
佛在我的手心写下一一
因为你是你!
那些字,像极了
一颗心。
           (2014.9.3)

[b我并非第一人

我不是第一个说出月光如水的人
但现在真的月光如水
不仅现在,一生里
一片月光,素洁如水
在我的脑海里

我不是第一个说人生寂寞的人
但我现在不知谈得上谈不上寂寞
我只知道,我在静静的坐着
面对一地清辉。热闹是为了驱赶
死静,但谁也保证不了
这喧闹的房里不会曲终人散
我静静坐着,在月光里
在生命里。同样,这时刻
将是流动的,也是永恒的

每时每刻,我们都在
无可阻挡的流逝里
每时每刻,我们都在独一无二的永恒里
    (2014.12.11)

我是陆小凤

我是我,我绝对是我。
时光无能老化我的容颜,
我的心是冰晶,
世俗的尘埃落之即化。
流水风流,
季节随它流转,
我自闲庭信步,衣袂飘飘;
花开花落,
冬雪拂面,
我自琴棋书画,舞剑嚯嚯。
不要说我降生在一个充满铜臭味的
肮脏世界,我自有一颗冰清玉洁心。
我的胸腔是冰箱,爱是电力,恒温
让我的心晶亮如冰。融化一切。
丢弃世俗的西装革履,我一袭素洁白纱
仗剑江湖。我面若桃花,手摇锦扇
神定气闲。我是陆小凤,气宇轩昂
武功独步天下。我是陆小凤
微笑着,一生只踱着潇洒的方步。
我是我,我绝对是我自己。
我笑若桃花,手摇锦缎扇,百分之百
神定气闲。微笑着,踱着潇洒的方步
我走着走着,
走着走着,
很轻盈,
很轻盈。
我踱着方步,
踱着,
踱着,
我就进到了一幅画里
笑意盎然。面朝现实这端,
如此通脱。似乎越发的脱胎换骨了。
那么洒脱……
    (2014.12.20)

琥珀里的昆虫
     
生自一开始便欠着死的债
所以死一致跟着生形影不离

一团洁白的树脂奇异地滴落下来
无意中成为死向生讨债的帮手
一个小生命
就这样结束了原本还可以继续的生命

经历了当初的慌乱、无助和恐惧
一种窒息和亘古吸收了它们
就像是废品收购站的人
利索地收走了一件废品
“宝贝,其实,死亡只是顷刻间的事
忍过这一刻
一切都会好了!”

“站在滚滚而去的
时间的浪尖而望,一切的一切
都不过是一个
由此过渡到彼的过程而已”
——“只不过,要想不朽,
唯有以死作为抵押,并且是以
纯洁的死去的方式”
    (2014.1.18)

水•为了寻找恰当的自我位置

存在于世界之外
又深入在世界的血液里

只有别人需要你的时候
没有你需要别人的时刻

除非是勺子舀起
除非是盆子装着
除非是堤坝围上
永远没有安分的时候
即便不能流动,也要寻求渗入

因为要寻找一个
恰当的自我位置
所以才永远
不停歇的流动
一个硬币落下,在高楼的下水道
咣当一声就停滞在那里
在楼房管道,水哗啦啦一溜儿
去了要去的地方
哪怕再高,哪怕再窄
哪怕再黑和暗

滔滔的江河
水恒古不绝地前呼后拥
哪怕抽刀断水,但是水更流
因为灵动
所以才波光闪耀

即使只有一滴
也要恰当地进入,或者渗透
进入,进入
渗透,渗透
一切只是为了
寻找一个恰当的自我位置
哪怕从此无影无踪
    (2014.2.19)


————————————
  作者简介:沙辉,彝族,男,1976年12月生,四川省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八期少数民族作家培训班学员,在《中国诗歌》《中国文学》《星星﹒散文诗》《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新课程报﹒语文导刊》《新大陆》(**)、《小说与诗》(香港)、《作品》《网络诗选》《四川文学》等刊物发表诗歌、散文诗、评论文、小小说等作品。
  作品收入《中国诗歌选﹒2013年卷》《中国散文诗选﹒2013年卷》《中国诗歌﹒民刊诗选》等权威选本和《中国短诗选编》《2014年少数民族是选》《爱情宣言-情诗精典1314卷》《中国彝族现代诗全集》等10多个选本。共计获国家、省级文学奖十来次,教育教学论文奖30篇次。
  出版有诗集《漫游心灵的蓝天》和爱情长诗《心的方向》。


上一篇:梦见凉山下一篇:三月的爱情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