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彝族网

搜索
中国彝族网 首页 民族文学 其他文学 查看内容

佳桑家族的由来

2015-10-6 16:41| 发布者: 沙俊峰| 查看: 1887| 评论: 0|原作者: 沙俊峰

摘要:   传说,里里宣慰司退出黎母甲谷(今美姑县九口乡)后,迁到好古拉达(今昭觉以西三湾河)居住。当时的里里宣慰使是里里斯根,一般人称他为“兹莫斯根”,尊称他为“阿斯兹莫”。   里里斯根跟他的祖先一样,占 ...
 87705764423867336.jpg

传说,里里宣慰司退出黎母甲谷(今美姑县九口乡)后,迁到好古拉达(今昭觉以西三湾河)居住。当时的里里宣慰使是里里斯根,一般人称他为“兹莫斯根”,尊称他为“阿斯兹莫”。

  里里斯根跟他的祖先一样,占着大片的土地,管着众多的人。“阿都捡石头,阿尼垒石头,圣乍挑大粪”,凉山彝区普遍流行的这句话,足以证明当时里里宣慰司的强盛。

  里里斯根强盛时期,民间巫术也很盛行。为了识别民间巫术的真伪,里里斯根处心积虑,绞尽脑汁,想出了种种制胜巫师——苏尼的策略:一是制作九个大木桶,盛满九桶酒,其中八桶里分别泡有死驴、死骡、死猫、死鼠、死猪、死狗、死鸡、死蛙等的尸体,一桶酒才是干净的,看看巫师——苏尼们是否真有巫术,以巫识污;二是摘一颗李子放进色嫫(兹莫夫人)的腮帮里,象是生个大脓疮似的,慌称其妻腮帮疼痛难忍;三是找来一只小狗儿,由色嫫(兹莫夫人)抱在怀里,睡在内屋,小狗不时发出“哀——哀”之声,仿佛象个病孩在呻吟,慌称自家孩子生了病;四是把一只金手镯系在黑牛“阿志”的茂尾中,慌称他家丢失了一只金手镯。

  一切准备就绪后,派一人去请阿甘赤佳,派一人去请狄丁井苦,派一人去请倮仁伟古,派一人去请尔古双土……众巫师已被通知到场,个个都喝着污秽酒,开始了跳神驱鬼、寻找病因和失物,可是一个也卜测不出里里斯根妻儿的病因,也找不出金手镯的下落。里里斯根意识到,制服巫师的时机已到,便暗示手下把巫师——苏尼带上木枷,装上木靴,还用铁链串锁着。当问及还有没有苏尼时,巫师们异口同声的回答说还有一个拉次欧九。  

  既然设下了圈套,也不能让一个苏尼漏网。里里斯根想着想着,于是吩咐自家的放牛娃“俄督”立即把拉次欧九请来。

  拉次欧九接到通知后,隐约感到大祸将要临头,但一点也不敢怠慢。他叫使者——俄督背上羊皮鼓走在前,自己跟着往目的地赶路。来到半路上时,由于山路崎岖,上坡下坎时,鼓槌不时击打着鼓身,发出“咚——咚”的响声,拉次欧九听到鼓声,胡言乱语地说了一句“要么俄督(打前)绝,要么阿督(打后)亡。”听到巫师这么一说,俄督急中生智,马上反问道:“尊敬的苏尼大师,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叫俄督?”拉次欧九便顺手推舟,漫不经心地告诉俄督说:“是我的扼散告诉我的”。“苏尼大师,你扼散附体,巫术高明,你能让我不绝嗣的话,我可以把“色颇”(主子)家的秘密告诉你,只是我担心“色颇”家的《百解经》识破我说的话”。“不别担心,这我有办法”说着,拉次欧九即刻叫使者找来一只木桶,盛满清水,找一个蔑筐盖在木桶上,找一根有九个节眼的麻杆,从蔑筐眼插进木桶水里,尔后在木桶前生一堆烟火,以示即刻施巫术。一切准备就绪,拉次欧九坐在木桶前击鼓呼唤“扼散”施巫术,俄督坐在木桶后,嘴对着麻杆,一面“嗡—嗡”地吹,一面把“色颇”家的秘密告诉拉次欧九。

  拉次欧九来到兹莫家,里里斯根叫人仍从摆在最上一个木桶一一往下舀酒给拉次欧九喝,可是从上面八个桶舀来的酒,拉次欧九都没有接下,当舀来第九只木桶里的酒时,拉次欧九毫不犹豫的接下来,连喝了几碗,便开始了跳神驱鬼寻找病因。他时而击鼓呼唤其附身神“扼散”,时而手持木叉在堂屋里转来转去。当里里斯根问其妻儿得的什么病时,拉次欧九回答“我不敢说”。里里斯根劝道:“你不要怕,尽管说,你扼散怎么说你就怎么说就是了”。“腮邦李子疼,怀中狗儿吟,狗病不施术”,拉次欧九边说边手持木叉,东倒西歪地转到内堂,掀开被盖,从色嫫(兹莫夫人)的嘴里抠出一个李子,并从色嫫的怀里拖出一只小狗儿。见此情景,在场的人个个都目蹬口呆,无言以对,心里不由生起了一股敬佩感。

  第二天,寻找失物之事继续进行。拉次欧九吃过肉,喝过酒,时而击鼓呼唤其扼散神,时而手持木叉在堂屋里转悠,目光不时斜视着门外的一举一动。当牧归时,俄督吆着牛,故意用竹杆抽了一下黑牛“阿志”的屁股,拉次欧九看在眼里,乐在心里,一步跨过门槛,乘机抓住黑牛“阿志”的尾巴,取下了已“丢失”的金手镯,交给了里里斯根。

  兹莫家设下的圈套,一一被拉次欧九破解。里里斯根内心里十分佩服拉次欧九的“特异功力”,但也怀疑是否有人告了密,于是疾步走到内屋,找出《百解经》来翻看。《百解经》上记载着“蓝蓝深水说的话,九节嗓门说的话,九只眼睛说的话。”里里斯根怎么也理解不了这句话的意思,于是怪起自家的《百解经》不显灵,尽是胡说八道,一怒之下,把《百解经》扔进火坑里,一股浓烟徐徐升了空,刹时,一只乌鸦飞过屋顶,深深地吸了一口烟雾。现在会解乌鸦语的人认为,乌鸦有能力预测吉凶祸福的原因就在于此。

  里里斯根无计可施了,自认倒霉。发“酬礼”时,抬出金银珠宝让拉次欧九任意选择,可拉次欧九意识到留下俄督,后患无穷,两人的性命难保,于是将计就计,提出了更低的要求:“尊敬的色颇(主子),我经常出门帮人施巫术,正缺一个牵马的人,你家若舍得的话,就让这个小孩(指着俄督)给我牵马去,若舍不得就算了。”里里斯根觉得拉次欧九的话在理,要求也不高,于是就把自家的“放牛娃”——俄督答应给了拉次欧九。

  俄督来到斯母补约(今昭觉县补约乡)后,欧九出门让其牵马,欧九在家让其放马,过着十分悠闲的生活。尤其欧九在家时,俄督时常备一根长绳,把骏马拴在一棵木桩上,让骏马自由自在地在一块水草丰盛的湿地里吃草,自己却在湿地边想睡就睡,想站就站,想坐就坐,自由自在的玩耍,过路人十分羡慕地说俄督是个“井桑”(快乐的奴仆),从此,“井桑”一词替代了俄督之名,成为“井桑”姓氏始祖,“佳桑”是“井桑”的变音。

  1956年“民改”前,凡补约(拉次欧九后裔的人的姓氏)家里人去逝,无论如何都要请一姓“佳桑”的人牵驮魂的骏马,这与以上这则故事有关。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