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彝族网

搜索
中国彝族网 首页 民族文学 散文/诗歌 查看内容

余政华:木桶爬过的高度(组诗)

2015-4-16 11:53| 发布者: 苏月飞阳| 查看: 600| 评论: 0|原作者: 余政华|来自: 中国彝族网

摘要: 木桶爬过的高度(组诗) 文/余政华 苦蒿荞饼 农村三月,凉山的彝寨 杜鹃开满岩石的路旁 所谓三月三。母亲的三月 风的颜色是彝寨的常客 柳絮纷纷,苦蒿抽丝 母亲渐渐采摘的苦蒿 散发苦涩的青,也许 ...

木桶爬过的高度(组诗)

文/余政华
                 
苦蒿荞饼

农村三月,凉山的彝寨
杜鹃开满岩石的路旁
所谓三月三。母亲的三月
风的颜色是彝寨的常客
柳絮纷纷,苦蒿抽丝
母亲渐渐采摘的苦蒿
散发苦涩的青,也许流淌过姑娘三弦
或许吟唱过黑夜的琴键
三月三。比任何日子温柔
母亲酿制的苦蒿荞饼
苦涩,划过心灵
或许是母亲的慰藉
或是成长的信仰
在农村的三月
特别是三月三
又是三月
闻到了母亲的苦荞味
               
木桶爬过的高度

我曾经在农村出生
现在、将来。与农村有关
路过的脚印,耳边的彝语
整理成我将来的画卷
或我存在的九个石头故事
又一次轻轻诉说
四月天空比寂寞明亮
木桶紧锁母亲干涸的身子
水满满的,还有绿色的树枝
摇曳着母亲的世界
绿色的树枝,让母亲安了心
还是一种习俗的赴约
木桶爬过的高度
怎能计算
古铜色的彝人
木桶爬过的高度
贮蓄深沉的符号
那是彝人的俗语
            
彝寨,我的木楞房

彝寨,我的木楞房
石头压住了风
木板瓦下的故事
温暖了火塘
孩儿隐约吼出“手语谣”
梦呓后的孩子
睁眼,又是一段
接着一段的木楞世界
彝寨,我的木楞房
风来错了地方
火塘温暖了世界
今夜。我想。很想
拔旱烟的老人
还是是拖裙扫地的母亲
或是口弦下的姑娘
            
田埂的花

徜徉田埂,脚印的齿痕
又印证故事的开端
花装扮我的颜色、皮肤
洋芋花、荞麦花
布谷鸟采摘了花
还是等待花落
让田埂的花盈出
一个彝寨诗人的眼眶
“花一时,人一生”
            
妹妹,一月出嫁

火塘、烈酒
画圆了世界
或论出了人生
妹妹,一月出嫁了
眼睛不比寂寞明亮
一碗苦荞馄饨面
穿一件母亲的扫地裙
披上彝家的查尔瓦
这样。妹妹出嫁了
异乡的天空寂寞
寂寞得只剩下妹妹的眼泪
黑夜尔比的黑夜
醒来又在异乡的屋檐下
等待太阳高照
把心收拾交给故乡
         
火烧红的石头

小时候,我看见
父亲在逢年过节时
舀一碗水
一块被烧红的石头
咽下了污秽
还是梳洗心里疼痛
如今,我也同样
遇到逢年过节
烧红的石头
一碗水
祝福自己
也祝福世界

  作者简介:余政华,彝族,彝名补约尔文,云南宁蒗县人,毕业红河学院中文系,任职于丽江市宁蒗县烂泥箐民族中学。《启梦文学》副主编,现已在《中国诗歌》《元谋文艺》《丽江日报》《红河日报》、《铧头尖》《玉龙文艺》《飞鹰》《丽江》《螳螂川》《诗红河》、《春韵》、《宁蒗》《红地角》《生命之窗》、《红河文学》、《红壤》、《红河学院报》《墨痕》《蒙自文学》《卮言》《今日蒙自》等校内外报刊杂志发表诗、散文诗、散文等近百首。本人诗歌《火把韵》收录于《火把魂》诗集,有诗歌收录于《中国现代彝族诗歌大系》,有诗歌收录于《小凉山诗人选(第3辑)》,有诗歌收录于《挡不住的美丽——甘莫阿妞同题诗作》。

  诗观:追求凉山诗歌之淳朴,抒写凉山大山之圣神。自编诗集有《雪只为冬天》、《梦韵诗选》。

  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yuzhenghua19881021


该贴已经同步到 苏月飞阳的微博
 已同步至 苏月飞阳的微博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