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彝族网

搜索
中国彝族网 首页 民族文学 其他文学 查看内容

木几约里:《月亮》外八首(组诗)

2015-1-15 22:27| 发布者: 苏月飞阳| 查看: 1481| 评论: 0|原作者: 木几约里|来自: 中国彝族网

摘要: 1《月亮》 从门外的 天空到你所 居住的昌平 隔着半日的路程 一晚的时间是多余的 多余得难过完 我得荒废一些重复思念的 分秒 从地上的身影捡起那么多 只言碎语 去抚摸你给的疼痛 再不能像那些日子 在你 ...


1《月亮》

从门外的
天空到你所
居住的昌平
隔着半日的路程
一晚的时间是多余的
多余得难过完
我得荒废一些重复思念的
分秒
从地上的身影捡起那么多
只言碎语
去抚摸你给的疼痛
再不能像那些日子
在你深夜的门槛
守候每个想念的季节
而不曾遇见你

2《大海子》

我走过大海子的时候
南高原的牧人就在庄稼地
你的轮廓被我书写
在山野的黄昏里
数不清的寒冬
我同大海子腹地里长出的
植物一样找不见一件衣裳取暖
你的情人蓝唛沽河
一条流经你手臂旁的溪流
除了几只找不到果子
的候鸟外
山风来了又来
你和这十多亩土地
一样在年迈父亲的手里
长出生命
春天就要到了
请为我洗脱罪名
换一身你绿的衣裳

大海子*云南 丽江地名


3《我的马匹都饿死在舅舅家的玉米地》

黄昏啊我的马匹都
饿死在舅舅家的玉米地
在你的眼睛里流出
一些疼痛的语言后
我终于开口
走遍盐源县上
的村庄
没有一匹马会睡在地上
我想象不出如何
在大凉山的玉米地
种上一片草原
让你走了
你能识别汉人的语言吗
听懂佳美宾馆
男人与女人湿漉漉的情话
你是一匹善良的畜生
我应该把你关在马圈里

4《祖先的足迹》

一杯烈酒下肚
我才敢怯怯地将你铺开
我的手臂沾满
现代文明的垃圾
握不紧锄头
扛不动猎枪
翻过瓦格列托
我才知道
婴儿还需要乳汁
村庄需要太阳
我所居住的半山腰
DVD里功夫片的声音太吵
淹没了早晨6点钟雄鸡的鸣叫
闹钟惊醒了美梦啊
遥远的路上啊
长出一些黑色的身影
沿着这条足迹
我刚刚梦见的路上
流淌你的鲜血
舅舅家的女儿又嫁到你的家里
出生了又
一个男人

5《别离的秋·致诗薇》
宁蒗这个县 到处都是玩的地儿 除了树捞河河东以北已收割的七千多亩稻田 烧烤、酒吧 KTV 游戏室、 满城尽带 ———

宁列街上夏日里愿意被躲避的那些风已
隐约地向秋后离去
我在清晨看到镜子中在我脑后
在头皮上跟着盲目生长的头发
当纸烟与啤酒瓶打乱一切
是否该成全那些争先恐后向直线示爱的曲线长出菱角
去椭圆爱情
却相信不会留下空白岁月里的痕
虽然如今站在时光的诱惑中我的目光之上
的你比那些夜晚
在酒吧遇见的你
美丽10倍
甚至更多
我还是愿意回到爱情到来的最先那晚
只爱慕你的眼睛
不愿昨夜在你的身体上亲吻
我那些不懂生长阳光的爱恋
而没有一种常规
像一江春水
在秋天的时候称作秋水
到如今
一江春水已向东流去
秋日美丽的乳房在河床之上
而恶劣的浑水从底部触摸
午后的肌肤始终泣不成声
我害怕孤独的人
在你失去的岸上
准备投江自尽
选择另一种爱吧
让云雀归云雀
花儿列出草丛
猪肉按在砧板
选择另一种爱吧
让你陷入爱河里的那些行为姿态
没有安静的流淌
或者咆哮越过山涧
选择另一种爱
让旧爱温暖或者重复相信
让新欢安乐
选择另一种爱吧
让一个男人接受不会恋爱的事实比
停止感情优良发育的结果清晰的现实
在朋友们都到来的夜晚
桌面凌乱的烧烤店里
我没有高举酒杯去
完整打完一圈
只因不想沾染与他们的关系与
那些即将要破碎的微妙的暧昧的情感

宁列*属丽江 四县一区之一


6《忧伤在没有季节的城市为秋天远行》

今夜我将沦落昆明街头
那些忧伤在没有季节的城市为秋天远行
而友人在长安路
那些年轻的情景充满麻园校区的每个路口
今夜我将暂时不去相信春天很会开花
尤其开出重要的那些花儿
而我坚信
晚上
再往上一点
黎明的幸福是艰难的

7《所有的夜晚都留给了梦》

胡渣带来的消息
剪短的目击者的目光
一同交换了这个季节的忧郁
那天下午在人民广场看见的那些忧伤
已跟随我多日
我知道
我丢失了的温暖
只需要萝卜地的阳光
我深深的思念
只有在一首歌中
经过冬天的世界
而不是为了遇见你
而刻意走过那些苍老了的街头
就像在无法拥抱你的夜晚
无处寻得一个睡眠

8《我的祖先已是这个样》

还好这个冬天有披毡
温暖着我
石头与石头
冰冷的放在土地上
马匹与猎枪
都失去恢复寨子的意义
往事啊成一条河流
抄袭昨夜的美梦
从南高原旁丽江市的近路而去
一个不会开枪打死
山鹰的猎人
在一页族谱中找到
回家的路
努力的提起呀
脚下的土地和
身边的女人
当他痛苦的居住在太阳热烈的南高原上
抱着酒瓶
从举杯到喝醉之间
流淌过多少无奈
在他的酒杯里
生命已如此久远
从喝醉到呕吐
他年轻的身体
淌过多少浑浊的河流
在你寂寞的河岸上
我看到过死亡
直到体现在我的身体
我羡慕白天啊
不像生命
总不能死去
不要问他为什么
太阳灼伤过南高原的寒冷
风刮过离开江南的
半山腰上的屋顶
我的祖先就是这个样
不要问我为什么
我的祖先已是这个样

9《我的酒流到昨天去》

我写不出一首歌送给你
这个城市每行象形文字
都在新华书店的字典里拼上了韵母
不能发声在我的喉咙
黑夜的月亮隔着半个乌蒙山
睡梦中的男人带走了
不再挂满疯长的思念
坐上一辆公交车掉头而去
想到你的美呀
我的酒流到昨天去
唱一支牧歌
一个美丽的汉族女人
让我想了一遍又一遍


作者:木几约里:云南 彝族 、民谣歌手 新浪微博@木几约里






该贴已经同步到 苏月飞阳的微博
 已同步至 苏月飞阳的微博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