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彝族网

搜索

阿举.布迪:浅谈赫章彝族丧祭礼仪习俗-首届布摩文化论坛论文集

2014-8-26 11:15| 发布者: 苏月飞阳| 查看: 1190| 评论: 0|原作者: 阿举.布迪|来自: 中国彝族网 毕摩文化论文集

摘要: 浅谈赫章彝族丧祭礼仪习俗 阿举.布迪赫章县民族古籍翻译办公室   彝族历史悠久,文化丰富多彩,就其中的丧祭礼仪而言,各地方各区域都各有特色.笔者出身于赫章一个布摩世家,自幼受到彝族传统文化的熏陶,在此,斗胆 ...

浅谈赫章彝族丧祭礼仪习俗


阿举.布迪  赫章县民族古籍翻译办公室


  彝族历史悠久,文化丰富多彩,就其中的丧祭礼仪而言,各地方各区域都各有特色.笔者出身于赫章一个布摩世家,自幼受到彝族传统文化的熏陶,在此,斗胆谈谈赫章彝族丧祭礼仪习俗.丧祭在彝族中称为”戏载”,按其规模的大小特定,其程序大致可分为几类:即曲卓(转场)、摩诺(问礼)、布觉喜(迎请祭师)、益候把(献水)、冒能读(打牲)、戏筹主(晚祭)、雨陡(解冤)、戏塔把(吊念)、慈比(献药)、那史卓(释易象图)、戏抽主(早祭)、哎洪戛(分生死魂)、史车合(发丧)、翁摩(指路)。

  按古老传统丧祭礼仪习俗,大祭需要九天,正常病故者所念经书为九卷。而凶死(非正常)之亡灵所念的经书只有四卷。一般情况下三天祭葬的只能招灵入祠,设其灵位供奉。九天大祭的才能超度,通过指路的亡灵,最终才能有其归宿,无论帝王将相,教化圣师,庶民百姓死亡,都以中央戊已土喻之拟作翁弥(天庭五府)为终点。然后分别指定灵体、魂魄的归宿。即灵体指归于坟墓,诺色(灵)指归祠堂,洪斗(魂魄)归翁弥(天庭五府)。其中君指归太阳位,臣指归太阴位,教化圣师指归启明星和北极星位,庶民百姓指归重重叠叠的满天星斗而各归其宿。故经书中载云:天上出颗星,地下生位人,天上陨颗星,地下死位人……

  若按天地四象来加以布列,即君归上,臣归下,教化圣师则归左,将相归于右,庶民百姓布列周边。无论行何礼仪活动,均由教化大师布摩或司礼官摩史按序布列,不得错乱。

  作为一个家庭,一个国度,都无不依礼仪进行和沿法度办事。故觉奢书(孝敬经)和谷周书(治国书)载云:为人在世间,求知识、勤持家、要孝敬父母,兄弟要和睦、妯娌要相亲、邻里要和善、君忠于天子,臣忠于明君,主忠于良师,民众忠于良臣,子忠孝于父,媳忠于婆、众孙忠于祖宗。为此,作为彝族布摩文化的传承人,自幼受到传统文化的熏陶,姑且将赫章彝族丧祭礼仪习俗略加分类简述。
  
  一、曲卓,彝族丧祭活动中的首个开场礼仪,俗称为转嘎。故前人常说:“家主不转嘎,亲戚不问礼”。曲卓礼仪一般于孝家开堂祭的天举行。届时凡来下祭之亲友,赶着祭牲(牛羊猪鸡),吹着唢呐,领着大队人马来到祭场寨门外,不论谁家先来后到,都要行转嘎礼仪。首先待主孝家行完此仪式后,再由亲友轮流进行。三转结束后到灵房绕三周,然后到灵柩前奠酒祈福,再转到搓嘎(总部)交牲礼。

  二、摩诺,即问明转嘎等礼仪程序。凡下祭来的亲友各家请上一位摩史,领着所带队伍到总部前问明礼仪程序。首先是追述亡人的生平事迹和行为道德。故摩史念诵道:如苍松的人,位大的亡者,这家的阿爷,故后入翁弥(天庭五府),贤死名不死。你在生时,学文化,见识多,勤持家,与君臣为伴,教子媳儿孙,与邻里和睦,受族人尊敬。汉饥了济食。彝寒冷赠毡,奴冷了献衣,善事做的多。就这一天里不防呀不防,上界降斯署(妖怪),地下瘟流行,夺去你生命,实则真可惜……。今我来到此,领着众人马,撵牲来下祭,手提一角酒,面见众寨老,问明礼仪事。是否往左转,还是朝右行,总部要如实相告。

  当问明程序后,摩史即引领所带人马按序转场,三转绕毕,再绕灵房三周,然后到灵柩前奠酒祈福,布摩念奠酒经书,分明叫出来下祭的孝男孝女名字逐一祝福,奠酒完摩史又领着所带人马到总部交清牲礼,然后再入所属火塘边就坐。

  三、布菊喜,即迎请布摩。布摩事先到果树下等候,众主孝亲孝男女手执火把分主左宾友成两排纵队来到其跟前跪拜敬酒,布摩奠酒毕,头戴洛洪(神帽),肩挎韦妥(神箭筒),手握妥启(神扇),由众孝不时叩首拜迎到祭丧场司祭礼仪活动。

  四、益候把。即为亡人行献水礼仪活动。献水一般不拒形式,不分先来后到,谁家先到都可进行。彝家的古圣先哲们认为水是万物之源,人类及物种离不开水,故彝书中人源于水之说,从帝王将相到庶民百姓都以水为籍号(诺益)。人若死后入翁弥,必须为其献水,亡灵一路上不会口干舌燥。献水时,普妥(总管)派帮忙人抬一张方桌置于灵房后正中,上置一碗清洁水,一碗酒,水碗口放一朿青枝,来赶祭的摩史到此献水,总堂布摩也同时给亡灵献水。众孝男女手点燃香立于灵柩下方,献水主要追述水的来由,献水过程同时还陈述了尼能、米靡、实勺、举遏,六祖等各个历史时期兴起的丧祭献水礼仪习俗。介绍了亡者从一到九十九岁之间的反常现象和患病无法医治而死的情况。

  五、冒能读,即打牲献给亡灵。布摩在灵柩前将所打的牲,无论是牛羊猪鸡等酒水,在一道白木叉门下过三次逐一净洁后,牲头朝亡灵准备打牲和验牲交待。布摩主要追述尼能、米靡、实勺、六祖等各个历史时期兴起的丧祭献牲礼仪习俗。献牲解结,献牲验收,交待亡灵如何领牲等过程,同时简略陈述了酒史,用酒奠献天地日月,东南西北中,地理山川及祖宗等等神灵,从而沿古风古俗行丧祭,奠献亡灵富贵根本,福禄威势与寿龄,然后逐一介绍亡灵生前通过母体而孕育十月降生人世后的一切生平简历。患病后无法治疗而死的情况,并且还阐述了古彝人土葬和火葬两种礼仪习俗。过去彝族丧祭时,以牛为上牲,羊为中牲,猪鸡为下牲,故献牲经书中载云:古时的彝家人死须祭丧,祭丧行超度,超度要打牲。打牛遍山红,宰羊遍坡白,杀鸡宰猪堆成遍,牲血流成河……,此类丧祭活动要帝王将相,官家爷们才能行之,庶民百姓更不谈了。而今多以猪羊鸡三牲为主,少许人家还用牛做牲,无论所行丧祭之规模大小,下祭的亲友都要赶牲行祭,吹唢呐和随带钤铛舞队。打牲时布摩负责主孝家的打牲礼仪,而下祭来的亲友则由各家请来的摩史所为。若未带摩史,那就请总堂布摩来行交牲礼仪。

  打牲祭丧通常沿袭远古尼能、米靡、举遏、实勺、六祖等不同时期的礼仪而行,故彝文经书中载云:远古的时代,在妥米纪抽、米靡产生了,米靡祖妣故、米靡行丧祭,丧祭须打牲;在尼米举沟、尼能产生了,尼能祖妣死,尼能兴丧祭,丧祭要打牲;在唻妥卓舍,举鄂产生了,举鄂祖老死,举鄂兴祭丧,祭丧要打牲,在岱吐博略,实勺产生了,实祖勺宗故,实勺兴祭丧,祭丧要打牲,在卓雅纪堵,六祖产生了。六祖祖妣死,六祖兴祭丧,祭丧就打牲;在垣纪讷筹(凡间),凡人祖妣死,兴起了祭丧,祭丧要打牲,用牲祭献你,佑生者安康。彝族丧祭习俗历史悠久,经过上六祖、中六祖、下六祖三个漫长的历史阶段,至少有上万年的历史。

  六、戏筹主,即为亡灵行晚祭,意给死者奠酒献晚饭。凡来赶祭亲友到齐后,布摩召集众孝男女到灵柩前行筹主(晚祭)。先将供品有序罢放好,逐一净洁洗礼后,孝男孝女们在布摩的指点下轮流奠献酒肉饭菜,祈求亡灵赐福给寿,布摩随即念道:哟!奠呀献呀,如松柏之人,福大的亡者,故后入翁弥,你这位亡者,象日月星辰,归去灵安乐,众孝男女们,为你奠酒肉。你如日落西山,日出的东方,生十位贤人,一生十,十生百,百生千,千生万,哟!先前你在时,今成享福神,时逢今吉日,你亲好,你戚善,众亲备足酒肉饭,任由你享用。生吃从此始,熟食就此终。三番奠献你,祈求赐福禄,祈求保平安,今你入翁弥(天庭五府),切莫享错牲,左手开翁阁(门),右手关紧门。你这位亡者,别带走福禄进,莫引生魂入,你须如此行。这一礼仪习俗内容是彝族人崇尚礼仪道德,崇拜祖宗的又一良好体现。

  七、雨陡,即解除亡灵生前和死后的一切冤愆邪秽。主要阐述了有关敖莫征战,山精、水怪、岩神、洞仙、妖魔邪祟等骚扰乱世,侵犯人间是先人结下和冤愆。如争权夺利,强配婚姻,藐视天威,触犯神灵、杀牲害命等方面的冤愆怨恨和破坏生态、污染环境、损伤龙脉、践踏土地、触犯天地、亵渎神灵等过失。解冤须在神堂内进行,也可以在灵柩边解冤。众男孝带酒围着火塘奠酒,布摩开始念解冤经,经书云;为人居世间,贤则会染冤,良则会染愆,无论帝王和将相,庶民百姓都会染冤,故人死不解冤,不宜入翁弥(天庭五府),有冤就解冤,有愆则解愆。若不将冤解,亡者不清白,生者不安宁……

  昔古圣先哲们说道:作为一个人,无论贫穷富贵,居住凡地间,难免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冤愆疾病,都是冤愆所为,有冤主不利,染愆身不随,必须请布摩搭建神座,布列道场(九宫八卦),请神力逐一解退,亡者才能清白入故里,同祖先共享天伦之乐。庇佑后代。

  解冤前须行戏纪夺(除煞),用一把尖刀,上扎松果,虎皮、葫芦,茅草,请布摩助手手握尖刀在灵房内往上捅三下口念戏纪夺(除死煞星),哎哺洪哺夺(生死煞星),诺纪觉纪夺(病疾灾星),纪哺纪打夺(凶星灾星),意为除去所有凶死灾煞星,病疾灾星。布摩立神堂门前应和出了、出了。然后回神堂奠酒解冤,经声起,铃铛舞同时进行之。

  解冤到中途即行雨塔(拆冤),布摩在神堂祖师恒实楚位前奠酒,然后着神衣神帽,肩挎韦妥(神箭筒),一手拿妥启(神扇),抓金银五谷撒向空中和四方,借众神灵之力来帮助雨哺塔(拆冤魂),口中念道:奠酒呀奠酒,奠向天地日月神,奠向山川河流神,奠向东南西北神,奠向田地神,奠向祖宗神,向众神借力,借力拆除冤,借力清邪秽,借力驱斯署(妖怪),借力退病魔,亡者清白去,生者主安乐,拆完冤后行武启(回神), 这时铃铛舞退场,再来退丧神。

  八、戏搭把。即悼念拆丧,意指生死离别。此项仪式主要陈述了君臣、师主、爷爷、公公、父母,夫妇、父子、母女,亲友等的情感生平事迹。同时还叙述了尼能、米靡、举鄂、实勺、六祖等各个时期的丧祭礼仪习俗。戏搭把一般解完冤和拆完冤后进行。故戏搭又叫觉奢数(孝敬书)。它从多方面、多层次地将天地人神,万物的兴衰及人们的生离死别之情感容为一体加以叙述。如经书中载云;君死臣来哭,师死主来哭,主死奴来哭,祖死孙来哭,父死子来哭,母死女来哭,亲死戚来哭,山垮龙来哭,水枯鱼来哭,树倒鸟来哭等等生死情感内容,实为动人心弦。行此仪式时,众孝男女齐聚灵堂,听了无不伤心致及,男女老少皆流泪。布摩边念边洒酒水云:拆丧亡灵安,亡者清清白,拆丧者长寿……。

  九、慈比。即为亡者献良药。用常青叶或红刺母枝叶代替,众孝男女随布摩逆时针绕灵柩,凡绕一转到灵柩前跪拜三下,然后绕到桌边取一片叶含在口内吐出,意为亡者得药安宁,生者吃药后健康。献药时,布摩先从天神阿买妮寻药撵獐开始叙述,然后到服药后的好处,最后三转将碗反盖于灵柩底下。众孝男女跪拜叩首三下回原位。

  十、那史卓。即释祭幛图。那史是彝族原始的物种易象图画,彝族自古崇拜天地日月星辰,龙虎鹰鸿鹤,山水草木及火,五方神圣及祖先神灵。认为龙是君象征,虎为臣象征,鹰是师象征;君象太阳星,臣象太阴星,师象启明星,圣象北极星,民象满天星,故君服饰龙和太阳,臣服饰虎豹,师圣则饰鹰和启明星,凡人死后行祭丧坡度,都要绘上不同形态的易象图于白锦帛上,悬挂在祭场灵房壁上,以示镇邪魔妖怪。众孝男女们在布摩的指点下将图画张开,画面朝上盖在灵柩上,布摩每释完一象,男孝则用香头或木叉捅通,女则用针线倒底穿通四角反拉出线。释完所绘易象图,将此图与灵房同纸人纸马,大乾龙等一并烧掉。

  十一、戏抽主,即给亡人行早祭,先用一只山羊(雄性)在白木叉门下净洁过后,打牲献祭,然后做一甑米饭,生熟肉,一角酒罢放供桌上,众孝男女依次序逐一奠献给亡灵,布摩念奠酒经书,奠毕将饭装于陶器内封好,又将所奠的酒装入土瓶内,上山入葬时放棺头两侧。布摩祝福一番后结束。

  十二、哎洪嘎,即分生死魂,意指分阴阳界。行完早祭后分生死两界,布摩在灵柩前插三道白门,叫众孝男女坐成排,请助手一手提公鸡,一手拿装有蛋的草圈于前方丈余处开始叫生魂三番,叫过后折回到白门前用鸡蛋从里到外过三下,口念生魂,即众孝之名,然后滚鸡蛋占卦生魂来否。叫完生魂后,将白木叉门拆开,再来插黑木叉门叫死魂,分清阴阳界后,众孝男女起身反踢翻所坐之凳,布摩又进行下节仪式。

  十三、史车合,即发丧,布摩在神堂再次请众神灵,借助众神之力来发丧,借好神力后手拿神刀来到灵柩边,棺上放一碗红火子灰,布摩口念道:日吉时良,天地开张,吾师发丧,大吉大昌。然后画符默念咒文打碎碗,八位汉子代表八大金刚即八卦,将灵柩移出灵堂外丈余处后停稳,再降乾龙,拆灵房烧之。

  十四、翁摩,即指路,古彝人始源于米迪指日落之山下的国度,彝语称纪苏博卧,故将亡灵指归那里与祖先团聚,布摩用五只碗装水于内,放棺材五方,棺前方不远处放一盏明灯,插一青枝和木叉,然后在棺材左边碗内放一银元和青蒿,当指到玛洪溢处时用神杖将水碗打碎。灵柩头上方放一捆草,上盖羊皮,羊皮上放四片白木片,喻示东南西北和八方,布摩所坐位后放一碗水,三个红醋坛,另加一元二角红封钱垫底,请人看守。布摩手拿指路书,神杖插于右侧,头戴洛洪(神帽),肩挎韦妥(神箭筒),坐在装有一旦二斗米的袋子上,先奠酒后指路,众孝男女分左右列于两侧,手中点烧香(代表火把)。布摩将亡人从祭祀场中逐一详细地指归翁弥(天庭五府),即祖先发祥地(米迪)。亡灵在布摩的指引下,赶着牲,骑着马,经过名山大川,森林河流,沿着前辈先人的迁徙路径归故土。指完路后,众孝男女和布摩逆时针折回举步跨过醋坛,用清水净洁洗礼后回屋,布摩回神堂奠酒退神灵。

  以上所述,仅为本人一已之见,如有不是之处,敬请各位老布摩、专家教授及学者们多多指教。若得到大家的不吝赐教,那这篇文章已达到抛砖引玉之功效,本人心满意足矣!


  

  责编:苏月飞阳   
  本文原载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毕节市彝学会和百里杜鹃管委会编撰的《毕摩文化论文集》,转载请注明。









该贴已经同步到 苏月飞阳的微博
 已同步至 苏月飞阳的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