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彝族网

搜索
中国彝族网 首页 彝学研究 学术成果 查看内容

《彝族源流》——记录彝族族源族史的权威文献

2009-9-29 12:03| 发布者: 沙玛阿布| 查看: 1598| 评论: 0

《彝族源流》全书有正文共27章360节,彝文约30余万字。它是继《西南彝志》的整理翻译后,贵州省毕节地区彝文翻译组整理发掘的又一彝族历史文献巨著。作为全国少数民族古籍整理重点项目,其原本的搜集整理翻译从1986年初开始,到1996年末结束,历时十年多,中间跨越了七、八、九三个五年计划。作为古乌撒彝区流传的一部有着重要影响的彝文文献,《彝族源流》有多种传抄本或散抄本,比较完整的是今毕节地区彝文翻译组译审王子国先生家的阿侯毕摩抄本,其次是毕节地区彝文翻译组的248号藏书(第6、7、8卷)、730号藏书(第15、16卷)、913号藏书(第20卷)、249号、660号藏书(第23、25卷)、126号藏书(第26、27卷)、还有《六祖纪略》、《六祖富贵根》等,在整理翻译时作了参考,甚至补充。

《彝族源流》版本的珍藏与保护曾历经风险,怕被当作“牛鬼蛇神”抄没焚毁,王兴友毕摩曾将它收藏于岩洞,雨后又悄悄地翻出来晾晒;李朝文毕摩隐瞒职业五十余载……;《彝族源流》的整理翻译充满了艰辛,负责项目的两位搜集整理翻译者在1986年深秋一个阴雨绵绵、寒气逼人的日子,同时遭遇重大车祸,幸而死里逃生,后又从重病中痊愈,也才使《彝族源流》的整理翻译打上了一个句号。

《彝族源流》涉及的内容广泛,历史久远。自哎哺时代开始,彝族历史经历了尼能、什勺、米靡、举偶、武米、六祖等若干时代。从哎哺氏到希密遮有数百代父子连名的代世系中,以希密遮到笃米(慕)31代的世系,笃米(慕)到祖摩阿格(安坤)84代父子连名世系,共计115代父子连名世系为脉络,叙述彝族各部的分支、发展、开创基业及其政治、经济、文化情况以及各部间亲缘关系,相互间交往等情况。

   《彝族源流》是一部以谱牒为脉络而叙史的彝文古文献。《彝族源流》一书,以父子连名谱为线索,记录哎哺、尼能、什勺、慕靡、(武僰)、举偶(亦作格俄或根英)、六祖等六个时期的彝族历史,认为彝族共同起源于哎哺时期,由哎哺繁衍的尼能、什勺、米(慕)靡、武僰四大氏族是今彝族的主要来源,其中尼能、什勺氏与米(慕)靡的结合,繁衍了“大种曰昆,小种曰叟,皆曲头,木耳环,铁裹结”,“论议好譬喻物,谓之《夷经》。今南人言论,虽学者,亦半引《夷经》”的昆明人和叟人,昆明人和叟人即是米(慕)靡——六祖系统的彝族先民,什勺氏还繁衍了南诏国王室的彝族蒙氏等,武僰氏族则在滇川黔的部分地域及结合部繁衍了卢夷国、朱提国、夜郎国等。在彝族社会历史舞台上,尼能、什勺、慕靡、武 僰、举偶(亦称额索)、六祖曾先后占据主体地位,尼能、什勺、慕靡、武举偶(亦称额索)、六祖虽系同源、且共生,但各自又先后代表了一个历史时期,得到《彝族源流》在内的大部分彝文文献的认同。秦汉以后,武僰系彝族从今黔西北、滇东北往云南中西部地区迁移,而米(慕)靡——六祖系统的彝族先民昆明人和叟人则从云南中西部地区往今黔西北、滇东北迁移,完成了彝族间民族的大交融过程及其文化的大对接,也形成了一直到如今的大体分布格局。《彝族源流》所记载的这种情况,当年的大历史学家方国瑜先生也主意到了,他在《滇东地区爨氏始末》中说:“东爨之地,主要在蜀汉西晋时期的朱提郡,而向东西两面发展势力。朱提郡在蜀汉以前的主要居民并不是叟人,而是僰人。但是从蜀汉以来,滇池地域的叟族人口增多,向邻近的朱提郡迁徙,使朱提境内的叟族逐渐增多,自从西晋末年以后,朱提与建宁的地方势力都结合在一起打成一片,叟人在朱提得势,原住着的僰人被迫迁走。”方先生的这段论述,比较符合《彝族源流》的记载。从《彝族源流》所记载的内容上可以看出,彝族与古老的昆明、蜀、雟、叟、濮、哀牢、卢等族群有直接联系,在进入阶级社会后,又同古巴蜀国、古滇国、古夜郎国、古牂牁国、古朱提国的建立有关,如书中对古朱提国本末的叙述,对夜郎谱系的记录等。至于建立罗殿国、罗施鬼国、南诏国、自杞国及以百“什数”的君长制政权的分类和完整的谱系与活动记录,更是不言而喻的。
   《彝族源流》原译本为五言诗体,这个译本出版发行后,出于不同的任务要求,又有三种版本发行,一种是《彝史精编》(彝文版),另一种是《中国彝史文献通考》(彝文版)第一集,第三已有王明贵等翻译的《彝族源流》散译版也公开出版发行。

《彝族源流》等彝文文献的整理翻译出版发行,使《中国彝族通史》古代史部分有了文献作依托,中央民大、云大、西南、云南民大、贵州民院、三峡、毕节学院等大专院校有了教学科研的一门学科载体,北京与云贵川的彝学专家学者开拓了思路,他们在著书立说时,都纷纷引用了《彝族源流》的记述,如《彝族史要》、《宇宙源流》、《先民的智慧》、《中国彝族古代史研究》、《中国彝族史学研究》、《西南彝族历史档案》、《彝族文化史》、《中国彝族史纲要》、《彝族万年文明史》等数十部专著,《彝族源流》的整理翻译出版发行,推动和繁荣了学科建设;作为宏扬品牌文化遗产的方面,它使彝族、毕节地区,乃至贵州省都扩大了在国内外的知名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