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彝族网

搜索
中国彝族网 首页 民族文学 散文/诗歌 查看内容

2017-3-20 22:29| 发布者: 毛猴子| 查看: 1619| 评论: 0|原作者: 海来木呷永吉|来自: 中国彝族网

摘要: 灵——海来木呷永吉在山的这头 有火与舞 有酒与歌 微醺的堂哥 扶着我的肩 严肃而认真地 讲述着远方山头 百年前 海来阿普的 骁勇善战 家产万贯 亲友们推杯换盏 独我唇口干裂 我有酒窝 也有故事 不过 今夜 酒窝没有盛 ...

——海来木呷永吉

在山的这头 有火与舞 有酒与歌
微醺的堂哥 扶着我的肩 严肃而认真地 讲述着远方山头 百年前 海来阿普的 骁勇善战 家产万贯
亲友们推杯换盏 独我唇口干裂 我有酒窝 也有故事 不过 今夜 酒窝没有盛酒 但故事却越加饱满 得以延伸的不止情节 更有家族荣光的觉悟
来自东方的光 比东方更远 我的瓦拉飘扬 杂质全无 我把东方的光 放归东方 盘地而坐 心拥苍山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